歡迎光臨达达兔视频app官网官方網站!
全國服務熱線:0354-7832900

省工商聯副會長、集團黨委書記王殿輝參加正和島第二期公開課山西站活動

日期:2019-03-25 人氣:1155

       3月23日,正和島公開課山西站第二期“解讀兩會政策風向,構建戰略 定力”在山西晉中田森集團總部舉辦,本次公開課特邀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研究員魏宏旭為山西部分政府領導、商會領導及來自全國的正和島島親就兩會問題進行深度解讀。省工商聯副會長、集團黨委書記王殿輝參加活動。

        上午山西部分政府部門及山西企業家島親、商會領導一起走訪參觀了田森集團重磅打造的杜柿番茄產業園國家級番茄特色小鎮,理解“三位一體”“三生融合”的現代化農業產業園。走進阿里體育嗨馬樂動,深入了解了科技型運動娛樂社交的運營與服務模式,同時對以海洋為主題的多項目水城娛樂綜合體水蜜芭莎溫泉水城做了參觀學習,商會各領導與島親們,對田森的發展與布局表示高度認可與贊賞。

        在亞洲單體最大的智能控制玻璃溫室內,大家對“杜柿番茄產業園”的發展、番茄的高科技、高標準、高品質、高產出紛紛贊嘆不已,表示“沒想到,杜柿番茄規模這么大!”現場工作人員分別介紹了番茄種植的全球領先技術及杜柿番茄產業園未來規劃,并邀請眾多來訪者品嘗“杜柿番茄”這枝頭上的新鮮美味。杜氏番茄位于山西省晉中市太谷縣范村鎮,總投資10億元,玻璃溫室占地450畝,改造大棚5000個,種植面積1萬畝,所有生產環節達到了GlobalGAP國際農產品認證,畝均產值40萬元以上,實現了歐洲品種、非轉基因、無土栽培、水肥一體、熊蜂授粉、全程追溯、歐盟標準、供港品質的食品安全體系。

640.webp.jpg

(圖為:番茄特色小鎮入口)


640.webp (1).jpg

(圖為:參觀番茄特色小鎮)


640.webp (2).jpg

(圖為:省工商聯副會長、集團黨委書記王殿輝在智能玻璃大棚內和成熟的番茄合影)


1553525487312.jpg

(圖為:智能玻璃溫室內杜氏番茄長勢喜人)


1553525520878.jpg

(圖為:管理員介紹番茄生長狀況、需肥特點、專業技術)


1553525550403.jpg

(圖為:在現代番茄種植技術下的番茄長勢)


1553525573406.jpg

(圖為:溫度管理系統)


1553525605115.jpg

(圖為:熊蜂蜂箱)


1553501981926.gif

(圖為:成熟的高品質番茄)


1553525657351.jpg

(圖為:走進水蜜芭莎溫泉水城)


640.webp (7).jpg

(圖為:走進阿里體育嗨馬樂動)


        下午14時,正和島公開課正式開啟,本次課程由安邦智庫創始合伙人陳功主講。

640.webp (8).jpg

(圖為:公開課現場)


640.webp (9).jpg

(圖為:公開課現場)


        課前,田森集團董事局主席杜寅午進行了致辭,他對政府部門、山西企業家島親、商會領導的到來表示歡迎,他著重介紹了田森集團的發展現狀及未來規劃,大家對于田森的布局和業態,十分敬佩,田森的產業生態也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間和廣闊的前景,田森亦是新晉商的代表,大家紛紛表示十分愿意進行合作共贏。

640.webp (10).jpg

(圖為:田森集團董事局主席杜寅午致辭)


640.webp (11).jpg

(圖為:田森集團董事局主席杜寅午致辭)


        安邦智庫研究員魏宏旭在關于“安邦的戰略研究方法”介紹中表示:“安邦的戰略研究思想是公開的,不是獨門秘籍,但安邦智庫的戰略研究能力卻是在26年的發展中和信息分析的實踐中積累起來的,建立了復雜而高效的知識系統生產能力,形成了龐大而有效的系統研究能力和戰略預判能力。作為安邦智庫來說,更重要的是發揮安邦的優勢,做到思想的傳播、事物發展的預判以及對政策的建設性影響。

640.webp (12).jpg

(圖為:安邦智庫研究員魏宏旭介紹安邦戰略)


640.webp (20).jpg

(圖為:安邦智庫研究員魏宏旭介紹安邦戰略)


640.webp (19).jpg

(圖為:安邦智庫研究員魏宏旭介紹安邦戰略)


640.webp (18).jpg

(圖為:省工商聯副會長、集團黨委書記王殿輝聆聽講座)


640.webp (17).jpg

(圖為:省工商聯副會長、集團黨委書記王殿輝聆聽講座)


640.webp (16).jpg

(圖為:安邦智庫創始合伙人陳功主講)


640.webp (15).jpg

(圖為:島親認真聆聽并做記錄)


640.webp (14).jpg

(圖為:島親認真聆聽)


640.webp (13).jpg

(圖為:安邦智庫創始合伙人陳功主講)


        公開課現場,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圍繞《解讀“兩會”政策風向,構建戰略定力》向現場島親進行了主題分享并與大家進行了深度互動。以下為總結歸納的11個經典問答:

Q1:關于此次來山西的感想?

陳功:我十幾年前來過山西,這次再來發現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這變化中缺少了清晰的定位:山西最有優勢的是文化,但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我們需要重新回顧一下山西悠久綿長的歷史、重新審視自己的歷史和優勢。這些都需要我們去挖掘,深入了解。山西的產業也是如此,對文化上加大資金、在產業上深挖,會改變山西的煤炭經濟。山西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文化有文化……但缺少的是一定的政策引導和戰略。世界上所有的煤鋼區域在發展過程中都面臨向文化轉型的問題,所以我們山西關心文化,就是在觀察我們未來的發展路徑。

 

Q2:中美貿易戰應該怎么看待?

陳功:信息時代信息本身不重要,它背后的邏輯才重要。中美貿易戰還會繼續下去,沒有什么真正好的解決方案,比的就是耐心、資源和彼此消長的態勢。對于中國來說,真正懸而未決的問題是改革,過去說改革開放,很明顯,改革是向外的,外商滿意就好;今后的改革,應該是內向的,要改一些真正的領域,使之更加高效,老百姓滿意才好。

 

Q3:關于中美貿易戰,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重點?

陳功:五個關鍵點:一是世界政治的大格局有沒有改變?二是技術進步有沒有突破?三是世界貨幣的大格局有沒有改變?四是意識形態與公民意識,也就是時代思潮,有沒有轉換和改變?五是氣候、環境與資源有沒有改變?如果五個關鍵點沒有轉折性的改變,那么貿易戰就還會長期打下去,短則七八年,長則十幾年。是否還會再長呢?我們認為也不太可能,因為通常一個歷史周期沒那么長,再長就會超過兩、三代人了,世界各國都沒有那么大的承受力。如果在上述多個關鍵點上出現重大的轉折,將有可能迎來新的時代;如果沒有變化,當前的貿易沖突時代將會長期化。

 

Q4:中美貿易戰會在哪些領域有所影響?

陳功:第一,貿易戰對中國經濟肯定有影響,但現在存在很多混亂的消息,讓人無法分辨哪些是貿易戰的因素,哪些是中國經濟增長本身的問題。具體來講:(1)貿易戰對于中國股市有影響。邏輯上很清楚,股市在中國是很大的投資領域,中國可以轉移投資,比如鄉村振興以及城市街道,還有公共福利及民生領域,所以投資有影響但不是很大。(3)對人民幣貶值的影響比較大。人民幣的幣值部分取決于國際收支,而貿易戰會影響到國際收支。2018 年 4 月以來的人民幣持續貶值,就顯示出這一點。(4)關聯性的一些影響,尤其是人民幣貶值的牽連會比較大,將會影響到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價格。

第二,對于國內裁員的出現,這一現象受貿易戰的影響不如中國經濟環境的影響。中國經濟環境本身就處于萎縮的狀態,流行的詞匯“經濟新常態”就說的是這個,經濟增長率從前幾年的 13%高位下滑到近年的 6.5%左右,這種情況不可能不導致裁員的發生。此外,中國經濟環境中的成本上升太快,而且看來還不可能得到有效抑制,因此裁員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原本就很艱難的制造業,會出現一定的裁員。不過,裁員增多與貿易戰的關系真的不大。

第三,中國金融業的問題并非貿易戰所致。國內金融業最近出現了一些問題,這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終于認識到,國內金融體系并沒有做好混業經營的準備,尤其是銀行體系對此還未有足夠的準備。中國政府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所以開始清理整頓。在金融整頓的政策之下,部分金融產品被禁止發行和交易,比如P2P 以及一些理財產品的調整,這導致金融機構的業務縮減,以及業務收縮之下的調整,因此金融業也出現了裁員的情況。

第四,對于中美貿易戰,目前有各種量化的估算,但可信度均不高。原因在于,很難區分是中國自身經濟環境的問題,還是貿易戰的影響。如果純粹從貿易戰角度來看,大致估計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0.5%左右,這個結果恐怕要讓特朗普總統失望了。最重要的是,中國經濟真正的問題根本不在貿易戰方面,而在中國經濟體本身的問題。不管有沒有貿易戰,這些問題都會發生并產生很大的影響。

第五,中國經濟體的問題。直言不諱地說,中國主要面臨兩個巨大的挑戰,一個是發展策略失誤造成的成本高企,房地產過度發展推高了整個社會的總成本,這種成本上升幾乎是不可抑制的,殺傷力很大,影響到各行各業,現在已經接近到頂點,處于問題的爆發期。其結果就是兩個,要么是面臨金融危機,要么是經濟增長下滑,除非中國進行重大的結構性改革。另一個是市場經濟的問題。中國現在的經濟資源主要集中在國有企業,傾向于政府投資主體,而民營企業的地位從2008 年之后出現明顯的倒退,這通常意味著市場規模的萎縮。目前來看,民營企業對未來的預期普遍悲觀,而且尚沒有好轉的跡象。其他諸如債務的問題,看著似乎很嚴重,但實際都與前兩個問題有關聯,并非是主要問題。中國并非是像發達國家那樣的結構穩定的經濟體,中國是一個轉型經濟體,這意味著存在許多的不確定性,不能用通常的研究尺度來看待中國的經濟問題。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有影響,但單純貿易戰的影響有限,而且在金融領域的影響超過貿易領域。中國經濟更大的問題源于自身,而非貿易戰。發展策略失誤造成的高成本,以及中國在發展市場經濟方向上的退步,是中國經濟面臨的兩大挑戰。

 

Q5:中國需要為即將到來的WTO 改革博弈做什么準備?

陳功:在關注中美貿易摩擦前景的同時,另一個不能忽視的重要“戰場”,正在向中國逼近——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此事正在一步步逼近,正在變為現實。如果不夠重視,那么即使與美國達成雙邊貿易諒解,但在面對 WTO 改革時,中國仍然可能陷入一場新的被動。因此,中國一方面要準備好改革方案,另一方面要做好在談判中做某種讓步的準備。中國應該意識到,改革 WTO,這是反全球化浪潮在 WTO 平臺上的具體反映。現在,歐盟呼吁中國配合 WTO 改革,這是一種施壓,但中國不能不對此做出回應。要想維持 WTO 這個現有的貿易格局框架,中國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研究可能被要求讓步的領域,從中做出選擇和取舍。在某種程度上,即將到來的 WTO 改革博弈,對中國是另一場WTO 談判,不同的是,過去中國要做出讓步加入 WTO,這一次則是中國要做出讓步,爭取保留 WTO 這個重要的經濟全球化框架。WTO 改革正成為雙邊貿易摩擦之外的另一個重要戰場,中國需要為此準備好改革方案,并做好一定的“讓步”準備,爭取在 WTO 改革談判中參與更多的規則設計,最終把這個多邊貿易機制保留下來。

 

Q6:未來的世界競爭將集中在哪里?

陳功:未來,中國與世界關系的焦點,漸漸集中于世界市場空間的爭奪,這是定位未來中國與世界關系的核心和重點。市場是空間,空間就會影響地緣關系。未來“市場之戰”一旦發生,可預測的情景如下:

一是世界市場因為“市場之戰”的壓力,逆全球化的盛行,而會出現破碎化。世界性的大型市場空間,整體的市場空間,可能碎裂成為區域的或是相對獨立的市場空間。這也就是說,既然全球化無法繼續,那么全球化沿著碎裂的方向逆行,漸漸可能為區域化所代替。如英國的脫歐,即為一顯例。

二是小國全面依附于大空間市場。小國唯有抱團取暖,讓渡一部分國家利益,才能獲得自己的生存空間,因此小國失去話語權是必然的。在世界大多數有些經濟基礎的地區,都會出現這樣的現象,除了少數政治極端穩定、倔強,而且不怕窮的國家之外,如朝鮮。所以,TPP 這樣的區域組織依然會有存在的價值,它作為替代性生存空間的價值將會被發現,這將會吸引若干小國以及察覺到危險的大國加入。

三是市場空間的參與者讓渡部分國家利益。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如歐盟和拉美,歐盟因為歐元的存在,實際參與國家已經讓渡了貨幣主權,而拉美國家,因為地區市場的原因,也必須緊緊依靠美國市場,為此他們基于生存和發展的需要,也愿意付出一定的國家利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因為利益而曾經反對全球化和世界市場的國家,卻可能因此要付出更高的代價。

四是世界“市場之戰”的壓力,以及逆全球化的背道而馳,快馬加鞭,造成全球市場空間的瓦解,新的經濟空間聚合只能是小型的、不穩定的。而劃分這種小型的、區域的市場空間手段非常多元,包括意識形態、技術壁壘、環境壁壘、商品壁壘、軍事威懾和政治聯盟等等。世界各國被迫在壓力面前紛紛選擇性站隊,以策自身安全。在這種情況下,最為困難的是原有在全球化方面比較激進的國家,他們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排斥在外,會有四面楚歌之感。

五是均衡更加困難,更加難以實現。破碎的市場空間,切割了全球原有的產業關系、資本關系和資源關系,迫使更多的國家走向“自力更生”,以消耗國內資源為主,這將使得均衡更加難以實現,經濟危機必然時隱時現,四處發生。

 

Q7:怎么理解全球化的問題?

陳功:經濟全球化,這是中國人認為水到渠成但西方國家不這么認為的一件事。全球化在西方國家的名聲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好。全球化迫使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失業了,有一部人轉移了自己的行業,但更多的人做不到這樣的轉移。此外,發達國家的生存成本上漲了(體現在醫療、服務、教育……等等),而這些是中產階級必須需要的,這就導致他們收入不增加、消費不斷增加,只能死扛。這就怨氣已經擠壓很久了。

未來維持世界和平與穩定的關鍵在于繼續推進“全球融合”,讓全球化從單純的對經濟和財富的追求,走向穩定而健康的社會均衡發展,從單純的效率追求以及商業競爭,走向世界范圍內的全面融合與共識。因此,全球融合的方向是客觀的,是超國家、超意識形態的。反對全球融合雖然的確可以存在有千百個理由,但逆全球化所導致的世界“市場之戰”卻可能同歸于盡,根本沒有最后的勝利者。所以,全球融合實際是全球化未來最重要的發展方向,是一種終極理性選擇。

 

Q8:怎么看待一帶一路?

陳功:一帶一路與新絲綢之路的不同就在于:一帶一路的重點變到了東南沿海,而且它的這一舉措在西方發達國家眼中是在公然挑戰了世界發達國家的利益。他們有了被顛覆的危險。海洋文化、海洋經濟深深根植于西方國家的記憶中,這是他們幾個世紀浴血奮戰的戰果,而中國的行為對他們而言是挑戰,而不是共同發展。這就激起西方國家的警覺性。

 

Q9:我們真的生產過剩了嗎?

陳功:企業上了軌道之后就要關注風險的問題。不僅山西、在全國,都應該關注過度生產的問題。過去,我們在短缺經濟里,只要能生產出來就一定就能賣出去。現在,中國已經走出了短缺時代,過度生產的問題日漸突出,企業家要做的是在第三產業尋找機會,注重文化,因為文化很難仿制。

如果未來中國發生了什么不堪設想的內容,那么它的根源一定來源于生產過剩。這不是一個短期內可以解決的問題,但如果不妥善解決,下一階段一定會爆發。那么這個問題怎么解決?一、全球稅。二、大戰,世界大戰,讓世界再一次進入短缺經濟。只有大的辦法,才能解除這種泡沫化的資本問題。

    达达兔视频app官网你覺得這篇文章怎么樣?

    171